开启左侧

为岳飞平反而载入奸臣的人

[复制链接]
li703203414 发表于 2016-3-20 01:04: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岳飞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军师统帅,是老百姓心目中的大英雄,在南宋初年岳飞率领的岳家军大战金兀朮的事情成了老百姓津津乐道的话题。而岳飞最后以莫须有的罪名惨死风波亭被后人报以无限的同情。岂不知在岳飞死后60多年,又有一位人物因力主对金作战被杀害,被杀之后这人的脑袋都被送到金国。此人在对金作战之前平反岳飞追封岳飞为鄂王,但死后却被认为是奸臣,而他的职位竟然是当朝宰相。他就是韩侂胄。那宋朝又为什么杀害韩侂胄,韩侂胄又做了那些事,他力主对金作战为什么会被认为是奸臣呢?这事还得从靖康说起。


   公元1127年,来自中国北方的女真族建立的金国大军南下攻占当时北宋的首都汴京(今河南省开封市),并掳走北宋皇帝宋钦宗太上皇宋徽宗,中原土地大量流失,北宋灭亡,这就是中国历史上被认为奇耻大辱的“靖康之变”。所以在南宋人的心目中,一直有这样一个“靖康结”。公元1162年,宋高宗赵构在委曲求全的做了36年皇帝之后宣布禅位给养子宋孝宗赵昚。年轻的宋孝宗继位之后决定对金国采取强硬措施,一时间,举国上下充满了恢复中原,报仇雪恨的的主战气势。孝宗平反岳飞,追谥岳飞“武穆”,启用主战派领袖张浚,统领全国军队,北伐金国收复故土洗雪国耻。隆兴元年(公元1163年)四月,张浚集结八万精兵出师北伐,不宣而战,遣李显忠、邵宏渊两路出师北伐,李显忠自濠州出发,直驱灵壁,邵宏渊自泗州进发,进击虹县。战争最初对宋军十分有利,宋军攻下了灵壁、宿州等地,但李显忠与邵宏渊不和,张浚又统帅无方,再加上李显忠分配军资不公,导致军队士气低下当金兵攻打宿州时,邵宏渊没有出兵相救。最后宋军退出宿州,在符离这个地方与金军相遇,宋军大败,物资丢失殆尽。金军一路南下,一直打到长江边上。符离之溃,震动南宋朝野,主和派崛起,宋金再一次达成和议,史称“隆兴和议”。但孝宗仍然念念不忘恢复中原,继续整顿军备。不过由于虞允文等一批主战派将领的辞世,北伐事业不了了之。宋孝宗经此,收拾河山的雄心尽失,从此把主要精力放在内政之上。

   韩侂胄(1152—1207),字节夫,祖籍相州安阳(今河南安阳)。曾祖父韩琦乃北宋名臣,先后事仁宗、英宗、神宗三朝,并官至宰相。父亲韩诚娶高宗吴皇后之妹,官至宝宁军承宣使。韩侂胄因父荫入仕,先后担任阁门祗候、宣赞舍人、带御器械等。娶吴皇后侄女为妻,一家几代均为皇亲国戚。淳熙末,以汝州防御使知阁门事。1187年宋高宗赵构去世,宋孝宗也已经年近花甲,也已经失去了锐意进取之心。在1189年宋孝宗禅位给宋光宗,但宋光宗身体不好,又惧内,没主见,皇后又心肠歹毒且不断挑拨孝宗与光宗的关系,最后宋光宗变得疯疯癫癫的导致朝政日衰。1195年,宋孝宗病逝。宋光宗竟然以身体有病为由不去主持孝宗的葬礼。在宋代一直以“孝”治天下的时代,光宗的不忠不孝不仅激起了公愤还失去了人心。于是赵汝愚等一批老臣商量决定废除光宗拥立其子嘉王赵扩。而废立皇帝必须经过宋高宗皇后太皇太后吴氏的同意。于是韩侂胄进入了赵汝愚的视野,因为韩侂胄父亲是太皇太后吴氏的妹夫,韩侂胄的侄女又是嘉王的妻子,在韩侂胄的努力下,太皇太后同意废立皇帝。于是嘉王赵扩继位,为宋宁宗,这一禅位也称为“绍熙内禅”。“绍熙内禅”之后,赵汝愚独揽大权,与韩侂胄的矛盾激化,又因为韩为外戚,赵汝愚是宗室,韩侂胄向宋宁宗以宗室不得干政为由扳倒赵汝愚,赵被罢相不久去世。赵汝愚罢相之后理学人士上疏论救,为巩固权势,韩侂胄下令禁止理学。理学领袖朱熹被罢官,史称“庆元党禁”。这个政策一直维持到1202年,韩侂胄后悔和叶适建言才解除禁制。

   此时,北方金国已经逐渐衰弱,内有农民起义外有蒙古犯边,这对于想有所作为韩侂胄和宋宁宗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于是君臣商议决定北伐中原收复故土,洗雪靖康之耻,并付诸行动。出封桩库金万两,待赏功臣。且购买战马,打造战舰,增置襄阳骑军,加设澉浦水军。为开始作讨伐金国准备,立韩世忠庙于镇江府,并追封当年抗敌有功的岳飞,在宁宗的支持下给岳飞加谥号忠武之后,追封岳飞为鄂王,并削去秦桧的王爵,把他的谥号改为缪丑。当时许多希望对抗金国的人士如辛弃疾、陆游等都曾对此怀抱希望。当陆游听闻朝廷要北伐,欣喜不已,作诗道:“中原蝗早胡运衰,王师北伐方传诏。一闻战鼓一起生,犹能为国平燕赵。”辛弃疾为此兴奋地写词赞颂韩侂胄:“君不见,韩献子,晋将军,赵孤存。千载传忠献,两定策,纪元勋。孙又子,方谈笑,整乾坤。”(《六州歌头·西湖万顷》)南宋开禧元年(1205年),宋宁宗改元开禧,取的是宋太祖“开宝”年号和宋真宗“天禧”的头尾两字,表示了南宋的恢复之志。韩侂胄又命当年镇守四川的抗金名将吴璘的孙子吴曦统兵西蜀地区军事。
   当时金国的金章宗听说南宋将北伐,召集大臣商议。诸大臣均奏对道:“宋方败衄,自救不暇,恐未敢叛盟。”这时候完颜匡独说道:“彼置忠义、保捷各军,取先世开宝、天禧纪元,岂甘心忘中原么?”金章宗肯定完颜匡的观点,于是命平章政事仆散揆屯兵开封,抵御南宋北伐。但是金国因为内忧外患不想与南宋开战,不就宋使陈景俊往金贺正旦,金章宗对他说道:“大定初年,我世宗许宋世为侄国,迄今遵守勿忘。岂意尔国屡犯我边,朕特遣大臣宣抚河南,尔国曾谓未敢败盟。朕念和好已久,委曲涵容。恐侄宋皇帝,未曾详悉,尔归国后,应详告尔主,谨守盟言!

          南宋开禧二年(1206年)四月,宋军不宣而战,东路军以武节郎毕再遇为先锋攻占泗州城,当时南宋以殿前司副都指挥使郭倪为山东京东招抚使,指挥北伐。陈孝先许信等人先后攻下虹县和新息县,连战连捷。5月宋宁宗正式下诏北伐,北伐诏下,群情激愤,举国充满恢复之气。但宋军只求速胜,军事准备不足,也没有做好长期作战的准备。而且自隆兴以来宋军久无战争,战斗力低下,而且有缺乏出众的将帅。尤其是南宋军队在“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的靡靡风气中腐化,这时已不堪支撑灭敌的重任。很快,宋军就连连失利,虽有毕再遇一柱擎天,但也是独木难支。而此时西线传来噩耗,镇守西线的大将吴曦叛变,企图割据,与金军暗通款曲。吴曦叛变,对北伐部署破坏极大。其他几路人马也进军不利。韩侂胄又用丘崈为两淮宣抚使。但丘崈受命伊始,就放弃已占领的泗州,退军盱眙,以守为策,金兵分九路进攻,战争形势由宋军北伐变为金军南侵。丘崈多次遣使与金军谈和,擅自停战。

  西线吴曦叛变,东线丘崈主和,使得韩侂胄日益陷于孤立。开禧三年(1207年)吴曦被部将所弑,但已经打破了原有的部署。金军分九路南下,前锋打到长江边上。开禧三年(1207年)正月,为扭转局势,韩侂胄罢去邱崈,以知枢密院事张岩督视江淮军马。金军因为西线在四川大败,中线久攻襄阳不下,东线被毕再遇骚扰,战线陷入僵持,决定议和。金国开出议和条件,要求割地、赔款并且要韩侂胄的脑袋,韩侂胄闻听大怒,撤还两淮宣抚使张岩,另任赵淳为两淮置制使,镇守江、淮,并且自出家财二十万准备再战。还起用辛弃疾为枢密院都承旨,但是身患重病的辛弃疾还未及赴任就离开人世了,此时礼部侍郎史弥远勾结宋宁宗皇后杨氏策划杀害韩侂胄。开禧三年(1207年)十一月二日,史弥远接到杨皇后指命,分别与参知政事钱象祖、礼部侍郎卫泾、著作郎王居安和前右司郎官张鎡串联密谋。张鎡是绍兴大将张俊之子,主张干掉侂胄以绝后患。杨皇后以宁宗名义颁御笔给史弥远与钱象祖:“韩侂胄已与在外宫观,日下出国门。殿前司差兵士防护,不许疏失。”钱象祖当夜找到了权主管殿前司公事夏震,出示了御笔,让他选派士兵诛杀韩侂胄。

次晨(十一月三日),夏震派出的部将夏挺率兵士将韩侂胄在上朝途中截获,挟持至玉津园夹墙甬道中用铁鞭击杀。大约就在对韩侂胄采取行动之时,杨皇后才向宋宁宗透露了消息,宋宁宗立即批示殿前司追回韩太师,杨皇后以死相威胁,向宋宁宗哭诉韩侂胄杀两国百万生灵,还要废掉自己与皇子,宋宁宗这才作罢。史弥远杀害韩侂胄之后,不顾抗金形势大好,撤销各地的宣抚使并对金国议和,还将韩侂胄的首级交给金国,最终宋金两国签订《嘉定和议》。
《嘉定和议》内容:
宋金由叔侄之国改为伯之国,金为伯,宋为侄;
增岁币银由20万为30万两,绢20万匹为30万匹,宋另给予犒军银300万两;
宋金疆界以《绍兴和议》为准。
   韩侂胄当政时期,虽然专权和排斥异己,且用兵不当导致北伐失败,但其北伐的决心仍在当时获得一些正面评价。但是在宋朝的史书之中他竟然被例入奸臣传中,主要是他禁止理学,得罪了朱熹,而朱熹是理学集大成者,我想韩侂胄压制理学主要也为北伐作准备防止舆论导向不稳,后来他还是开放了党禁。韩侂胄之后,史弥远当政,而史弥远的所作所为简直是典型的奸臣,但《宋史》竟然没有将其放入奸臣传之中。后世史家立论,或沿袭旧说,也不免有失公允。
   开禧北伐的失败有着各种的原因,从客观上当时宋金双方的军事实力尚处于势均力敌的状态,在金国做好战争准备的情况之下,南宋还没有力量将其打败。从主观上来说,南宋军队的腐败也是主要原因,当然这与韩侂胄用人不当,冒险轻敌也有很大关系。但是在收复北方失地这一点上,韩侂胄与早先的张浚没什么两样,而在战争的指挥上韩侂胄没有张浚那么专横,其造成的结果也没有张浚那么严重。但是前者因为是著名理学家张栻之父,后者却是反道学的人物,所以在由理学史臣编纂《宋史》中,对张浚大家表扬,对韩侂胄是大加鞭笞,将他与秦桧一起打入《奸臣传》这并不公正。南宋末年学者周密的《齐东野语》上说道:“余按绍兴秦桧主和,王伦出使,胡忠简抗疏,请斩桧以谢天下,时皆伟之。开禧侂胄主战,伦之子柟复出使,竟函韩首以请和。是和者当斩,而战者亦不免于死,一是一非,果何如哉?”周密的话语,一方面是他对史弥远等人杀害韩侂胄的不满,另一方面也是对理学人员以人划线,评价人物和事件丧失公正立场的感慨。
   当然了,作为外戚加权臣的韩侂胄,他妻妾成群,居第豪华,生活奢靡当然可以想见,在他周围也聚集着一群阿谀奉承,溜须拍马,趋炎附势之徒也是事实,但情况并没有后面理学家蓄意攻击的那么严重。正如周密后来指出加在韩侂胄以及亲信头上的某些丑闻和罪状“亦皆不得志抱私仇者撰造丑诋,所谓僭逆之类,悉无其实。”史弥远等人的屈辱求和,杀韩侂胄,还卑劣将其头颅献给金国,更引起了南宋广大军民的强烈不满。韩侂胄还在“函首于金”的路上,临安的太学生已经写了首诗:“自古和戎有大权,未闻函首可安边。生灵肝脑空涂地,祖父冤仇共戴天。晁错已诛终叛汉,于期未遣尚存燕。庙堂自谓万全策,却恐防边未必然。”《四朝闻见录》中记载大臣王介为此提出抗议:“韩侂胄头不足惜,但国体足惜!
   而当时对手金国人就颇佩服韩侂胄的气节,根据记载:“韩侂胄函首才至虏界,虏之台谏文章言侂胄忠于其国,缪于其身,封为忠缪侯。”韩侂胄在他的祖国“身殒之后,众恶归焉”,但他的敌国却认定他是祖国的忠臣。韩侂胄伐金而败,与张浚之伐金而败,一也。后人责韩不责张,以韩得罪朱子故耳。然金人葬其首,谥曰忠缪,以其忠于为国,缪于谋身也。钱辛楣(即钱大昕,清代史学家)少詹过安阳吊之曰:“匆匆函首议和亲,昭雪何心及老秦(“赳赳老秦,共赴国难”是威武雄壮的秦国军人在国难当头时刻,高唱的为国捐躯的口号)。一局残棋偏汝着,千秋公论是谁伸?横挑强敌诚非计,欲报先仇岂为身?一样北征师挫衄,符离未戮首谋人。”清朝《水浒后传》作者陈忱在评论韩侂胄时说:“炙手可热握大权,侍郎充犬吠篱边。空谈性命成何计,谢金函首玉津园。
   金国人将韩侂胄的头安葬在其祖先韩琦的墓旁边,以示对其的尊重。韩琦墓正南五六米,是徽宗朝宰相、韩琦长子韩忠彦墓。墓中没有发现韩忠彦墓志铭,倒是有韩忠彦夫人的墓志铭。其他几座墓,多有墓志铭。只是韩忠彦墓西侧五六米的地方,还有一座小墓,墓里什么也没有。金人安葬韩侂胄,也许只是侮辱一下南宋而已。也许这座墓,正是韩侂胄墓。只是,韩琦、韩忠彦、韩侂胄,三位宰相的墓地正在南水北调的主渠道上。韩琦家族墓地,就拆除这三座。韩琦墓已经搬迁再造。韩忠彦墓、韩侂胄墓的墓砖,至今还躺在新建的韩琦墓园里。岳飞跟韩侂胄同为力主伐金,收复故土的代表人物,二人死后的境遇却有天壤之别,历史的无情与嘲讽立现端倪。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为已死去七百多年的韩侂胄鸣冤叫屈,似乎没有多大意义,然而,历史的波谲云诡,错综复杂,甚至带着一丝黑色幽默,让人心生喟叹。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汉魂

x

精彩评论63

正序浏览
心、尘 发表于 2016-3-20 07:18:36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哎...今天够累的,签到来了1...
【日月明】 发表于 2016-3-21 18:28:58 | 显示全部楼层
宋人不自强,终毁汉家江山徒之奈何
哎...今天够累的,签到来了5...
mdc153 发表于 2016-3-22 11:51: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支持一个了
infls_o 发表于 2016-3-22 12:41:34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下
云天尊者 发表于 2016-3-22 12:44: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在看
hdfthosrfo 发表于 2016-3-22 13:05:34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一下
mmh7266 发表于 2016-3-22 13: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楼下的跟上哈~
zhao912970461 发表于 2016-3-22 13:33:29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楼主,用户楼主,楼主英明呀!!!
yoyo 发表于 2016-3-22 15: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占位编辑。。广告位出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汉魂

本版积分规则

会员达人更多+
广告位

信息推荐

更多+

最新信息

更多+

关注我们:汉魂社区

官方微信

APP下载

售后服务QQ:

395137554

公司地址: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海联路23号1单元

邮编:222200 Email:395137554@qq.com

Copyright   ©2012-2019  汉魂全面战争MOD网  技术支持:万游网络       ( 苏ICP备15054625号-2